近日,一个#清华博士后的女儿6岁横漂#的微博话题被媒体炒热。

家长,清华博士后,精英中的精英。

小女孩,6岁,一个稚嫩、童言无忌的年纪。

触发争议的举动——

选择横漂。

一个居于学历金字塔顶端的高知分子,不让孩子去学校读书,反而支持她横漂。

想都不用想,这个举动争议大、噱头足。


事例来自于一部真人秀,《告诉世界我可以》

小女孩的艺名叫香芋,一个小有名气的童星。

别看年纪不大,她已经在《快乐大本营》等多档一线综艺出过镜。


妈妈曾经是记者,为了支持女儿演戏,辞掉工作当起全职妈妈。

一边照顾二胎宝宝,一边陪同女儿试镜、对台本、学网课。

现如今,她们挤在横店的一个宾馆标间,随时等待可能掉下来的机会。


爸爸,因为工作原因,不能一起漂在横店。

身为清华博士后,他本希望女儿好好读书,不愿她走演员这条路。

“既然她那么喜欢,就支持吧。”

固执抵不过对女儿的疼爱,他最终选择了妥协。


对于一个刚满6岁的孩子来说,她知道表演意味着什么吗?她真心热爱表演吗?

私以为,她未必真正了解。

要不然,她不会说出下面的这句话。

“我的梦想就是,长大想成为一个超级大巨星,就和现在出名的人一样,有很多人喜欢我。”

只要当大明星、出名了,就会受到别人的喜欢。

这不是贪慕虚荣,而是一种单纯的讨好型人格。


当大人问她,“你在横店拍戏,怎么样?”

她的回答,“很爽,很爽。”

不说累,不叫苦,反而用“爽”这个诡异的词来形容一份连大人都吃不消的工作。

这个回答,令人瞠目结舌。


“妈妈,她好年轻”。

当看到即将合作的银发奶奶,她机灵地套个近乎、说个甜话。

“姐姐拜拜,哥哥拜拜。”

收工之后,她笑眯眯地、礼貌地跟大家打招呼。

这些做法,时时刻刻都在暗示,这个孩子一直努力地讨好身边的大人。


母亲是记者,父亲是博士后,这个家庭算得上高知分子家庭。

即使文化程度如此之高,他们仍没有让孩子先读书再去发展自己的兴趣。

往阴谋处想,这或许是为了流量,人为制造的话题。

但,这也恰恰引发我们的思考。

安安心心做学问有前(or 钱)途,还是追逐名利有前(or 钱)途?

逐梦演艺圈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捷径吗?

《新喜剧之王》剧照

>>>>成名之痛

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普通人,唯有仰仗后天努力去扭转命运的轨迹。

在改命的条条大路里,两条路的通关率比较高。

一是读书,二是明星梦。

而在两者之间,当明星比读书的门槛低一点,金钱和名气也来得更快。

尤其是在过度娱乐化的当下,耐住寂寞研究学问的无人问津,涂脂抹粉的八卦娱乐反倒备受追捧。

渐渐地,人们树立了一种观念。

读书不好,可以闯演艺圈当明星。

于是,抱着“出名要趁早”“将来挣大钱、出大名”的功利心态,越来越多的家长早早地把孩子推了进来。


这种现象,国内外都一个样。

HBO出品的纪录片《童星》,关注了美国家长对孩子拔苗助长。

小男孩马克跟着妈妈穿梭于好莱坞的片场,参加各种美剧、电影、广告的试镜。

他就是这个家的摇钱树。

为了让这棵树生产出更多的金钱,家长用一辈子的储蓄、全部的精力来豪赌。


虽然大人不明说,但善于观察的孩子还是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压力。

“我不好好演戏,就是对不起父母。”“每个父母都在小时候为自己的父母工作过。”

因此,他装出一份对表演的热情。

与此同时,父母又可以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对付外界的质疑。

“我给过他选择,如果不喜欢就结束,但孩子坚持说,不。”


抱着名气、流量的功利观念去拔苗助长,代价就是孩子过分早熟。

2岁出道,8岁当评委,稚气未脱的模样,言语却透出一份老成。

面对质疑,她的经纪人用“名气论”反怼

“一些有代表作的歌手也提出了反对的意见,你们有她资本多吗?你们有她出名吗?”


活跃在童模领域的混血娃,谈起工作,一腔油腻。

“这种赚钱方法比较容易,我年收入高的时候八十多万,低一点五六十万。”

“网红比较轻松一点,明星就是太累了。每个人都想富裕嘛,然后找一个好看一点的老婆,迪丽热巴那种,你懂的。”

过早地进入成人社会,稚气童心被抹得一干二净。

真可悲。


小韭菜一茬接着一茬,在塔尖的永远都是极少数。

就拿好莱坞来说。

每年都有超过两万名儿童演员参与角色试镜,95%的孩子不会获得工作的机会

哪怕现在你处在塔尖,拥有一时的名气,也要明白“花无百日红”这个道理。

《真命小和尚》《宝莲灯》的曹骏,《武林外传》 的王莎莎…这些过早成名的童星,无不面临着名气不再、演技无进步的境地。

在《演员的诞生》,王莎莎的表演被赵薇指出话剧味太浓。

自知表演不尽如人意,她哭泣地向所有人道歉。

“对不起大家,让大家失望了。”


曹骏面对倒数第一的市场定级,产生了自我怀疑。

“我到底还适不适合做演员?”


喜欢演戏可以,但不能奔着名和利,不能老惦记着出名。

名气只是一时,沉淀的知识才是永恒。

要想成为一名好演员,文化知识一定要有。

分析剧本、理解角色的情感,都需要肚子里的墨水来支撑。

演戏不是能哭就行,而是要会哭。

高级的哭都有分寸感,体现一个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和拿捏。

强忍之下却突然涌出的无法控制的眼泪
%¥#&*……

香芋爸爸曾纠结于学习与兴趣的冲突。

“香芋喜欢演戏,做父母的的也非常想支持孩子的这个爱好,但我们也怕将来,她万一在演艺路上没有走好,她就又失去了一般孩子学习文化课的过程,这我们岂不是就耽误了她。

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就让孩子放弃演戏,这是不是也剥夺了她的兴趣。”

在左右为难之中,他以放弃学习、正常的生活习惯为代价,全力支持孩子的兴趣。

虽不可取,但这可以视为平民的一次冒进。

只有全力以赴,才能博得一次机会。


>>>>圈子文化挤压了普通人的梦

逐梦,逐梦,逐梦演艺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,靠什么去逐?

三个关键词。

资源!资源!资源!

不是每个人都有徐怀钰的命,在自家阳台晒衣服,哼个歌就被对面的伯乐发现。

不是每个人都有杨超越的锦鲤体质,唱歌走调、不会跳舞,照样可以顺利出道。


演艺圈本来就是一个利益共享的圈子。

京圈、东北圈、西北圈、港圈…大大小小的圈圈拥有各种神秘通天的力量。

但凡加入一个圈,遇到一个能捧你的伯乐,就可以在第一顺位集团,享受资源和人脉。

那英当年进军港台乐坛,得力于王菲的帮助。

王菲不仅把自己的经纪人推荐给那英,还把《梦醒了》这首歌送给对方。


靠着挂历闯进演艺圈的周迅,之所以得到《大明宫词》太平公主这个角色。

一方面是陈凯歌的力荐;另一方面是陪伴前男友贾宏声去试镜的机缘巧合。

《苏州河》剧照

除了靠关系,还需要人设一把,替自己加砝码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演艺圈刮起一股“人间富贵”人设的歪风邪气。

富二代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,个个都是非富即贵。

某马姓艺人在Vlog里秀豪宅(《摩登家庭》都去取过景)

作为货真价实的二代,他还曾去陈凯歌的剧组实习,拎包倒水。


某周姓艺人,穿着奢侈品参加选秀,被称为“渝商富少”。

最近,因为父亲老赖,富贵人设惨遭翻车。


富二代、星二代利用先天的优势和资源进入演艺圈,没有这些优势和资源的人也就受到了挤压。

还记得下面这条新闻吗?

一位家庭贫寒的偶像练习生,利用疫情卖口罩诈骗被抓。

在富家子弟居多的演艺圈,他出于虚荣、缺钱触犯了法律。

任何犯罪都不是借口,他需要接受严惩

匪夷所思的是,此事曝光之后,一些娱乐公司表示,今后签新人,一定要看家庭背景。

如果真是这样,后果可想而知。

今后的演艺圈就是一个二代圈,像李宇春、杨超越、王宝强这样的平民明星只会越来越少。


知乎有一个提问。

“在横店当群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

点赞最多的回复是——

挣钱吗?
不挣钱。

群演累不累?通告好接吗?怎么找通告?
累!不仅累,衣服还脏!夏天还热!古装又厚!还不挣钱!通告不好接!找通告看自己本事!

想考北电中戏想体验群演?
你把功夫多放在文化课上吧,并且群演就是大街上走来走去,没啥专业体验。北电中戏也不是你说考就考上了,也不是你来横店当群演在大街上走两圈就考上了。

相比于富二代、星二代的一片光明星途,这才是普通人的真实。

逐梦演艺圈,并不是一条改变命运的捷径。

《新喜剧之王》剧照

再次回看香芋横漂的故事。

香芋哭着问妈妈,“世界上是不是没有天生的天才?”

她在微博里写道,“要努力到无能为力,拼搏到感动自己。”

对于像她这样的普通人,要想成名,拼搏是必须的,但或许最终无用。

“熬过这些日夜颠倒,梦想才会按时报到。”“你看前面是黑暗,但是只要你坚持,就可以看见黎明了!”

这些鸡汤都是美好的向往,只有少数人可以拥有啊。


打开《如果我曾是个小孩》(<If I Ever Was a Child>) 这首歌。

歌里唱道:

我像那被捆绑的船,像外套上的纽扣,我像挣脱束缚。

我想要挣脱,让我笨拙的血液涌动起来。

然而,我却永远不会想要去过分触碰你的心,也不想拥你过紧。

我发现,我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我在自寻那种我能承受的痛苦。

我没时间独处,更没时间去问自己,我真的有过童年吗?


这个问题,同样值得每一个正在为明星梦打拼的孩子、家长们重新思考一下了。

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。

平凡有高尚的高贵,高贵亦有卑微的平凡。

用一生只有一次的童年去换名气,真值吗?

(《告诉世界我可以》优酷可以看)
娱乐圈,请慎入
上一篇: 《中国青少年网络素养绿皮书(2017)》发布
下一篇: 【网络媒体走转改】大漆村:土家族民间文化演出 村民共贺新春佳节